[採訪] DYGL At SXSW – “政治只是生活的一部分”

DSC04187.jpg

“我們穿夾克衫,穿牛仔褲,但是從來沒人問我們,‘你們怎麼不穿和服呀?’ 所以為什麼要問 ‘為什麼你們要唱英語?’這就是我們的方式罷了。我們不僅以日本人的形式存在,更以‘DYGL’的形式存在。”

— 秋山信樹


東京獨立朋克樂隊DYGL從2015年夏天就備受我們關注。那時樂隊第一次來到美國,在Lolipop Records作了第一次的演出。他們看起來跟洛杉磯其他喜歡獨立樂的年輕人沒什麼兩樣,很快就融入了人群中,頂著很差的音效演了幾首歌。當時他們在網上還只有一張自發行的EP和一些Razorlight的cover。不過那之後他們很快就爆紅了。姐妹樂隊Ykiki Beat (含三名DYGL成員) 2016年活休之後,DYGL攜獨特的復古朋克風潮拔地而起,把東京成百上千的city-pop樂隊遠遠甩在身後。

最近海外活躍的日本樂隊越來越多,自然地,傳統文化背景和海外認可度間的衝突成為炙手可熱的話題。今年在SXSW,我有幸跟很多這樣的日本樂隊聊了聊關於自我認知的話題。在所有這些樂隊中,我沒有看到一個比DYGL對自己的定位更舒適的。頭腦清晰,決心下定,他們清楚地知道他們想要什麼,或者至少如何去決定他們的方向。在這個採訪中,我們很榮幸邀請到了主唱秋山信樹和吉他手下中洋介來談談他們最近的新作品,未來的方向,以及他們對於政治和社交網路的看法。如果你還不認識這幾位但是覺得他們的看法很有趣的話,不妨也聽聽他們的音樂。你絕不會失望。

DSCF7102.JPG

KKS: 目前覺得SXSW怎麼樣?有交新朋友嗎?你們現在一定也看了很多演出吧。今年SXSW的出演者中,有誰是你想要合作的嗎?

秋山: 我們現在已經演了兩場了。感覺還在熱身狀態呢。我們確實看了很多喜歡的樂隊。去年我們也有來SXSW但是今年我們才作為官方表演樂隊來演出。當然我們很喜歡交新朋友,不過這一次還是跟老熟人們在玩啦。我們發現了一個新樂隊,叫“Omni”。我只聽過他們的幾首歌,但是昨晚在Hotel Vegas看了他們的演出。他們真的還蠻酷的。不過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想要跟他們“合作”。 真的不知道。我們能來就挺開心的。

KKS: DYGL去年發行了專輯“Say Goodbye to Memories Den”。與Albert Hammond Jr. 和他的團隊工作起來有什麼感想?有學到很厲害的吉他技巧嗎?我在你的吉他裡有聽到一點點Nick Valensi的痕跡喔。

下中: 其實Albert沒有太管我們的吉他部分。他主要還是製作了音效和重組了曲子結構。吉他是我們自己寫的。

tumblr_p5yi3nFesw1ubwjeuo1_1280.jpg

(照片來源: Erina Uemura)

KKS: 我注意到專輯中有一些歌詞的變化,比方說 單曲“All The Time” (專輯裡面名字改成 “All I Want”) 中有一句 “All I want is to marry with an American girl” 但是專輯裡面你改成了“All I want is to make a little noise in this world”. 我其實對這樣的改變有點失望,因為很久前下中告訴我“American girl” 其實是對自由女神像的隱喻。改歌詞是基於Albert的建議還是你自己的主意? 

秋山: 其實是我自己的想法。不認識我的人可能會覺得“你幹嘛唱這個啊”,歌裡面也沒有足夠的背景支撐這樣的隱喻。我不想被人指指點點憑一句歌詞就覺得我很輕浮。我重寫這首歌的時候,考慮到整首歌的意象,覺得果然這句歌詞還是要改掉啊。

下中: Albert並不那麼在乎歌詞。

秋山: 他更注重聲音本身的感覺,而不是含義。我也曾經問過他好幾次關於歌詞方面有什麼建議,但是他真的不怎麼在乎。

KKS: 我聽他solo的歌就覺得歌詞真的蠻流行風的,雖然是真的很喜歡曲子呢。

秋山: 這就是他的風格吧。他更關注音色。

KKS: 在製作方面,能不能對去年的專輯和由Rory Attwell製作剛發售的單曲進行一些比較?

下中: 我喜歡樸素的聲音。比起製作得純淨的聲音更偏向車庫和lo-fi。 Rory會用到一些噪音來讓我們的音樂聽起來更喧囂。在這一點上有很大的區別。

KKS: 我讀到Rory Attwell的製作風格包括讓樂隊現場演奏來錄音。這張單曲也是這樣製作的嗎?

秋山: 這一張的話我們是吉他貝斯鼓分開來錄的。相反去年的專輯我們確實有現場演奏錄音。單聽很難判斷呢,因為專輯聽起來音色更乾淨,風格也更現代。

KKS: 這讓我想起了Ykiki Beat的專輯, 感覺音色也被製作得非常乾淨。

秋山: 我並不覺得是這樣。我想大概是對歌曲風格本身的印象造成了這樣的誤解。Ykiki的歌通常比較安靜,“Bad Kicks” 更有攻擊性一些,所以形成了這樣的認識。不同的歌以不同的製作方式來處理真的很好。不過既然說到這裡了,我本人對於下一張專輯還是偏向於Rory的風格,因為這種風格很接近我們本身的形象,追求自然與真實。

DSCF7089.JPG

KKS: DYGL去年進行了亞巡。感覺如何?考慮到你們本身是比較西洋化的風格,為什麼你們卻會在亞洲吸引更多的觀眾呢?

秋山: (笑) 這是個好問題啊。我還想問問別人呢。可能因為我們比較獨特吧,作為一隻在亞洲巡演卻唱著英文的日本樂隊。我一時想不起還有別的哪些樂隊是像我們一樣的。最重要我還是願意相信亞洲的觀眾只是很喜歡我們的音樂。只要他們喜歡我們的音樂,那就是最棒的。

KKS: 尤其在中國,作為一隻獨立樂隊你們獲得了很大的成功。相信我,你們在那裡迷妹真的很多。你覺得這樣的成功可以被複製到美國來嗎?

秋山: 啊。確實呢。以樂隊現在的人氣來說可不像是我們當年在Lolipop records認識那時候了。我倒是不知道我們在中國“大獲成功”啦。你說是就是吧,我們當然很開心。我們沒法控制誰會來看我們的演出,但是不同國家的觀眾確實表現很不一樣。日本很特別(笑)。下次要去去看南非或者俄羅斯這種地方來觀察當地觀眾的反應。

KKS: 這其實是我的下一個問題:你們下一步最想去哪裡演出?

秋山: 法國?我也不確定。比起“哪個國家”,我更關注於“哪種場合” 。我們真的很想在大型音樂節演出。SXSW是一個典型但是你也知道SXSW的性質比較不一樣吧。(編者注:SXSW與傳統音樂節不同,在整個奧斯丁有大大小小的場地,每天樂隊自由交替演出不同的場地)每個人都在不同的場子演出。我們出演過幾個日本的大型音樂節,比如富士搖滾音樂節,但是日本以外就還沒有演過。我們要是能在歐洲演些音樂節就最好了。

KKS: 你們之前提到過想搬去其他的地方做音樂。我猜想是英國咯?

下中: 對的!倫敦。

秋山: 我們不想去太大的地方。倫敦很不錯。紐約可能太大了吧。我很喜歡紐約但是倫敦可能更適合我們。

IMG_4736.jpeg

KKS: 你認為對於DYGL來說融入海外音樂圈子最大的障礙是什麼?對於地下樂手,國籍不論,什麼才是讓樂隊脫穎而出的關鍵?

秋山: 我們就只是很喜歡認識新朋友,辦幾場演出。可能有些這樣那樣的障礙吧,但是所有地下樂團都會遇到這樣的障礙不是嗎?真的不只是我們自己而已。對於樂隊能被認可的角度來說, 美國實在太大了。我從不覺得我們有這樣那樣的困難是因為我們是日本人。(被認可)這件事情對每個樂隊都很難。

下中:果然還是音樂最重要。不管你來自哪裡。我們的音樂原創性是強的。我看到現在很多樂隊都在模仿經典。他們無法擊中我的靈魂。這些樂隊真的該在音樂中多展露他們自己的靈魂才好。

KKS: 你對於現在日本獨立音樂界關於音樂是否該被做成西洋式風格的爭論有什麼看法?你可能知道,某些日本樂隊,比如說幾何學模樣,對於英文歌詞的樂隊有很大的意見。

秋山: 我們被問這個問題太多次了,真是時候好好想個像樣的答案出來了(笑)。我就是很喜歡歐美音樂啦。當年那個十四歲的我決定了要唱英文歌,也就這樣一直地唱下去了。最近有在思考用英文和日文演唱的區別,覺得很有趣。我自己有時會寫一些日文歌詞,但絕對不會在DYGL裡面用。

下中: 有人問我們“你們為什麼要唱英文?你們不是日本人嗎?”也有人說“你們能用英文演奏真是棒極了。”所以真的完全看觀眾了。像我之前說過的,最重要的是對自己在做的東西感到舒適才好。

秋山: 我們並不是“以日本人的身份來唱英文”,而是“以我們自己的身份來唱英文”。做一名日本人很重要,但是在那之前,我是“我自己”。我們穿夾克,穿牛仔褲,但是從來沒人問我們,“你們怎麼不穿和服呀?”所以為什麼要問 “為什麼你們要唱英語?”這就是我們的方式罷了。我們不僅以日本人的形式存在,更以“DYGL”的形式存在。

下中: 音樂的魅力就在於沒有語言的界限。你其實可以試試看用英語唱演歌啊。

秋山: 那還真是蠻實驗的了 (笑)。

DSC04129.jpg

KKS: 你們對於社交網路怎麼看?現在好像大家都對Instagram和Snapchat很上癮。你覺得社交軟件好還是壞?

秋山: 我愛SNS!不啦我開玩笑的。其實就是愛恨交加的關係了。人們把自己的生活就這麼展示給別人看是一個很大的問題。一天二十四小時都要跟人聯繫真的壓力很大。而且我真的想看到人們實實在在地用自己的雙腳站立,看著對方的眼睛,去打架,去愛。透過濾鏡,人們其實已經停止了有意義的觀察。 不過從另一方面來說,它也會為你打開通向另一個世界的大門。在過去,人們想要向外部傳達自己的訊息還是很困難的。

下中: 社交網絡太討厭了。太他媽討厭了。

秋山: 真的很可怕的。因為你沒辦法徹底從網上消失。就算你把你的手機扔了,別人還是有可能會把你的照片拍下來發到網上。

KKS: 我有時會看到秋山在Facebook上評論一些社會或者政治議題。我也注意到DYGL有時會參與一些促進提高社會意識的演出。你認為搖滾樂,尤其是朋克音樂,該政治化嗎?音樂人們該如何應對世界上的政治話題呢?

秋山: 我們只是一個樂隊而已。我們不想變得太政治化。我們對於政治,友情,愛情和所有這些都是同等看待的。我們不要避免談論政治,但請記住政治只是生活的另一部分罷了,它的地位跟所有其他事情也都是一樣的。關鍵也還在於,在日本不是所有人都能積極參政的,所以我們看起來可能比其他人政治化了那麼一點。在美國,積極參政是一件稀鬆平常的事情。

下中: 我們之前去了Bernie Sanders的政治集會,Vampire Weekend當天有在活動上出演但是我們在費城也有演出,不得不在那之前就離開。

KKS: 所以你是說,在你的生活裡,政治,愛情,朋友,音樂,這些全部是平等的。

秋山: 是的,還有美國女孩子(編者注:American girl梗)(笑)至少我希望他們是平等的。我不妄圖逃避政治。我不妄圖逃避這些事情中的任何一個。現在日本年輕人參政的積極性在發生變化。 今天所發生的這些政治集會,十年二十年前你絕對不會看到。我的一位大學同學就組織了一場很大型的抗議。但傳統日本人對於政治還是會感到五味參雜。對於這些政治集會幾乎像是過敏一樣。我們盡量小心對待。

KKS: 從每個年代裏選一個你想要推薦給我們的樂隊或者藝術家吧!從六十年代,七十年代開始說起。

秋山: 我想在這個問題上有點創造性但是我真的想不出來!六十年代我最喜歡的還是the Beatles但是最近在聽一支樂隊叫做Herman’s Hermits。

下中: 六十年代我選the Pretty Things。他們聽起來像是迷幻版的Beatles⋯⋯停!我知道你要說什麼!他們不一樣的。他們沒有Beatles那麼抓耳,但是他們非常有啟發性。在我說到七十年代之前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我要澄清!the Pretty Things並不是被the Beatles影響的。他們活在同一個年代。 現在我們說清楚了就繼續吧,我在七十年代的選擇上有一個特別好的。

Pretty-Things-SB-65_1.jpg

秋山: Television是七十年代的,不是嗎?

KKS: 他們是的。我去年剛剛看了他們在Bowery Ballroom的跨年演出。他們棒極了。

秋山: 真的啊!那可是個正經好場地!Television在日本也演出了但是是在一個很奇怪的場子演的,所以沒人以為那是真的Television的演出。

下中: 順便一提,那一場他們的暖場樂隊是個高中生樂隊⋯⋯不過我對70年代的選擇不是Television。 我的答案是Robert Lester Folsom。我在家總是放他的歌。他有一種Neil Young般的氣場。有點民謠,或者說AOR。大體上他做很簡單的音樂但是會加入一些很奇怪的元素。

秋山: 70年代我的選擇可能是the Clash吧。啊,我的答案都太無趣了!之後的就The Smiths, Oasis, 和the Libertines這些唄。

下中: 八十年代我選Michael Jackson。也許選Nirvana作90年代代表? 不對,大概是Oasis。選二十一世紀初的樂隊好難喔。

秋山: The Libertines. The Libertines…喔還有一個樂隊,叫Little Man Tate。他們是我的最愛之一。

A-543272-1163107704.jpeg.jpg

KKS: 既然我們的網站名字是 “Kawaii Kakkoii Sugoi”, 你能告訴我在DYGL的團員裡分別誰是最Kawaii(可愛), Kakkoii(酷) 或者 Sugoi(厲害)嗎?

下中: 我強烈覺得是我! 三項都是我!

秋山: (邊手指著下中邊點頭) Yep.

 

DSC04105-1.jpg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