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2017] 与三十八线乐队同行—DYGL是群好青年

即使排除国籍和语言这些因素之后,他们也仍是我见过最真诚的一群音乐人。

第一次见三十八线,是朋友所在的一家驻LA的日本媒体想采访Ykiki Beat (注:DYGL四分之三的成员曾所在,更为人熟知的姐妹乐队,已于今年年初活动休止)。我上油管看了个PV觉得哇这个英文口音好苏,曲子也写得很好。一看一百万多的点击量,会红!好的那我就去帮帮忙了!

因为事先习惯了这家媒体通常只报道日本流行偶像乐手和主流摇滚乐队这个事实,所以当我精心打扮之后看到所谓的“venue”是一家连门脸都没有的破烂唱片店的时候心里其实翻了个白眼。周围看了一圈就两个帽子压得低低看着蛮hip的日本青年还算顺眼,好咧。我走过去:“麻烦问一下这儿是有演出么?”一来二去攀谈起来搞清楚了这俩人都是乐手,其中一个人今晚也要演出。他问我:“你是来看哪支乐队的?” 我说啊我来看一个日本乐队叫什么我忘了好像夏威夷什么的。“哦。我们也是日本人。”他说。

演出开始了。一个看起来不怎么样一定不会红的LA本地乐队卖力地唱起来。刚才跟我聊天的日本青年一下子就钻进人群里了。我拉住他,“嗨,你乐队几点演?” “九点二十左右吧。再会啦。”我出门透了口气用手机google起这个据说读作dayglo写作DYGL的乐队,发现跟Ykiki Beat差不多一回事好吗!不见了的那个人就是主唱!这时候门口探出一张脸,“下中收拾一下快到我们了” 我赶紧换上一张最大的笑脸“你们好好演加油!”

这就是我认识三十八线乐队主唱秋山信树的全过程。

Untitled提到的那家破烂的唱片店 Lolipop Records,曾发行DYGL第一张EP的卡带,里面那张黄色的沙发很脏不要坐

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已经对Ykiki Beat的音乐没什么热情了。那首大卖的Forever,他说不要再唱了。我问他你是要当拒绝唱SMTS的柯本吗你们还没那么红啦,他笑笑不说话。

DYGL算是东京的Indie Scene尤其是最White-washed的那群人中非常出类拔萃的一支新浪潮乐队。近些年日本乐坛主流虽然被硬核和流朋占据,但也确实出了不少以极其贴近欧美独立音乐的风格在一众前锋派男女乐迷中抢眼,通常以英文为主要演唱语言的青年乐团。即使是在这一批“洋气”的乐队里,在将自己的音乐推行至世界范围的认可这个意义上DYGL也走在了大多数人前面。比起同世代的Suchmos,Never Young Beach,Yogee New Waves(DYGL的吉他手下中曾经短暂support后退出),他们更在意海外乐迷的反应,因此创作上也比谁都西洋化。总体来看他们的乐风揉杂Garage和Lo-fi,主要受二十一世纪初期Post-punk Revival和近几年西海岸一些Surfpop的影响。这一点也非常合我的口味。我曾经给秋山得瑟地展示去墨西哥看立不挺时女神给我在左臂上签的libertine纹身, 他大叫着啊啊啊把你的胳膊收起来我要嫉妒死了!他们第一次来纽约在曼哈顿演出的时候我也有跟吉他手下中聊过关于有日本乐迷指责他们音乐太像The Strokes的事。下中愤愤不平地说我们都很喜欢The Strokes可是没抄啊!一听就知道的事啊!这时候演出场地过来卷电线的大爷友善地拍拍下中肩膀,“你们该去布鲁克林演,那里的人知道什么是好音乐。” 那时下中脸上的表情,像极了蓄势待发的奥特曼。

谁知道不到一年之后The Strokes的吉他手Albert Hammond Jr. 就制作了他们的第一张专辑呢。

6the Strokes吉他手Albert Hammond Jr. 为DYGL制作他们即将于四月发行的第一张专辑 “Say Goodbye to Memory Den” (图片来源:Colin Kerrigan)

不同于乐队相对稳定的风格,乐队主要的创作者和主唱秋山根本上是个什么歌都听的music geek。去年春天他们在纽约待了三个月,差不多每周都要看三四场本地乐队的演出。他曾经认真地对我说Big Bang是个好流行组合,也给我推荐过冷僻的牙买加民歌(我都没费心查)。大概知道他偏好八十年代的dance pop和一些后朋,shoegaze也听得很多。第一次去纽约的时候他买了好多好多黑胶唱片铺满了一床然后兴奋地躺在上面让人家给他照照片。总的来说是个只要说到音乐就会变得滔滔不绝的人。吉他手下中喜好也很广泛,只要是现在trendy的一些欧美indie小团他都很感兴趣,跟秋山很相似。贝司手加地和鼓手嘉本据说是喜欢相对不那么激烈的音乐。“类似The Jesus and Mary Chain那种的?不喜欢太吵的?”“嘛,大概吧。” 嘉本以前是Ykiki Beat的吉他手,在DYGL里因为吉他有了下中没办法就捡起了鼓棒,还被Ykiki当时的鼓手吐槽过鼓打得差。加地和嘉本都是安静的美少年类型。不像外向的秋山和下中,他们一开始讲英文会有点紧张,但是喝几口啤酒放下警备聊几句空气就变得和蔼可亲起来,高兴了还会跟你抱怨几句起纽约寒冷的天气顺便怀念起LA的大太阳,或者问起你喜不喜欢芝麻街,觉不觉得the Smiths出现在这部儿童剧里是不是特别激动人心之类的。

Untitlejj长发飘飘的吉他手下中的最爱 —— Arizona冰绿茶 曾多次与他一起上镜

作为他们在美国最大的托儿,我看过他们很多次现场。他们一般都是跟其他本地乐队拼盘,不过每次他们一上台会明显感到整个场子的热度有直线上升。说直白一点,他们的音乐不无聊。黏着性强,参与感高。不是那种“台下的观众你们好不好”的乐队,他们挺shoegaze的。可是他们轻快有力的吉他声就是能在密闭的空间中制造出大量的亲切感,通过定义似曾相识的氛围来消除你的无所适从。就像你经常带去参加聚会的那个认识了很久不怎么爱说话的朋友,存在感不高却能显著增加你的自信。你会突然渴望跟身边不认识的人聊聊闲嗑,请场子的保安喝杯啤酒,或者干脆在舞池中央自己转圈圈儿。结束了说不定还要拉着随便一个谁嚷嚷Let’s get into your car。仔细想想,他们在现场所缓慢释放的能量,其实并不亚于一波温和的第三次冲击。

DYGL目前发行的作品不多,两张EP。四月份要出第一张专辑,就是传说中由Albert Hammond Jr.制作的那一张。目前只有在日本Spotify和Apple Music提供部分歌曲的试听。在现场听了几首觉得沿袭了细腻密集又富有弹性的riff,而编曲上较以往更精密严谨,十分值得期待。除此以外,他们经常在现场翻唱Ramones,不知道会不会收录在专辑的限定版本里(有没有限定版本都还不好说)。跟大部分indie乐队一样,他们很多未发行作品其实非常出色,但种种原因只有在现场演出才可以听得到,就只能且听且珍惜了。

hDYGL在费城拍摄乐队纪录片期间尝试当地最有名的cheesesteak burger  (图片来源:Colin Kerrigan)
从左至右:吉他手下中,鼓手嘉本,主唱/吉他秋山
Untitledjjkk一个Only Real在东京的不眠之夜

虽然黑他们三十八线乐团,但三十八线并不那么三十八线。他们以前的共演者有些大家一定很熟悉:去年夏天与the fin. 在liquid room对盘,再早一点在费城的时候参演由The Districts压轴的Anniversary Party,还有最近刚来过的Only Real(他们有一起打保龄球,也算为Only Real的小伙子们四五天没睡出了一份力),最早作为Ykiki Beat出演的时候给The Drums暖过场。今年他们将第一次登台Fuji Rock和Summer Sonic,应该也会结交到不少新朋友。关于中华文化,他们了解得不算少,因为有去过很多次台湾和香港的经验,而且与也曾上过Fuji Rock的台湾乐团Manic Sheep是经常一起玩的好伙伴,可惜中文却学得不怎么样。曾经有一次我跟秋山说要是我也能做音乐就好啦!秋山面带热情的微笑用中文骂了我一句“下流!”幸亏我在把他掐死之前明白了他想说的是“加油!”不知道这个夏天从中国大陆到香港和台湾一口气巡演八个城市的他们能不能长进一点呢?这就看大家啦!最后,答应我千万不要当面叫他们三十八线好吗!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